首页

御天神帝

临时书架
0029、波澜传开
上一页 全文目录 下一章

他心中坦然无惧。

……

……

“什么?刘泪死了?”

听到这个消息之后,秦无双脸上露出了错愕。

他有些难以置信,看了看身边的其他学员,似是想到了什么,低头看着地面,心中有无数个念头闪烁起来。

而匆匆赶来的燕行天等人,也被这个消息吓了一大跳。

白鹿学院组织的实战试炼,的确是存在一定的危险性,也曾出现过学员重伤的情况,毕竟这是为了锻炼学员们的实战能力,但近四十多年来,已经没有出现过死亡案例了。

且一想到刘泪的身份,众人就意识到,这一次乱子有点大了。

刘泪是怎么死的?

没有人知道。

集结点的气氛,宛如被寒冰冻结了一般,有着说不出的肃杀和凝重。

从鹿鸣郡城匆匆赶来的四位德高望重的学院长老级教习,正在主持局面,他们一边询问各种关于刘泪的消息,一边安抚着惊疑不定的天字一号组的学员们。

另一边。

一脸愤怒冷峻的刘元昌负手而立。

他如失去了幼崽的狂狮一般,静静地审视着每一个值得怀疑的对象,或许刘泪死于妖兽之手,但这些学员也有嫌疑。

刘元昌像是一座快要爆的火山。

在他身边,二十位主簿府和城主府带来的高手,凶威如焰,凛然而立,等待着下一步的命令。

事实上在刚刚过去的一天里,他们已经彻查了整个甲9区,没有放过任何疑点,尤其是祖宗祭坛回溯光镜显示的刘泪出现过的最后镜头位置,都被彻查。

每一个天字一号组的学员,在此之前没有被惊动,都被暗中观察了一段时间,可惜依旧未现任何线索。

震怒到了极点的刘元昌,终于再度向白鹿学院难。

令白鹿学院的教习们尴尬的是,最先现刘泪死讯的是主簿刘府,而并非是监察教习,这无疑让白鹿学院在乎应对上,处于一个极端被动的位置。

而更加让学员被动的,是到现在为止,根本找不到刘泪的尸体,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死的。

时间流逝。

天字一号组的学员们66续续地返回,听到这个消息,都惊诧万分。

叶青羽最后一个出现。

他是一个人独行而来,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什么?刘泪挂了?”当燕行天告诉他这个消息的时候,他极度震惊地睁大了眼睛,一脸震撼的表情,就像是一只被吓到了的兔子。

这一幕,让一直看着他的秦无双和燕行天两人眼里的疑惑消逝了。

看起来叶青羽真的不知道?

刘元昌的目光,久久地落在叶青羽的身上,仿佛是两柄剔骨刀一般,要将叶青羽的里里外外都剔下来看个清楚。

在之前询问的过程之中,他已经从秦无双和燕行天等人的口中,知道儿子生前,曾经和这个少年接下过梁子,要暗中策划要对付这个少年。

如果说凶手就藏在学员之中的话,那无疑这个叫做叶青羽的贱民,嫌疑最大。

但转念想想,刘元昌又有些疑惑。

叶青羽的实力,才堪堪是凡武第六境初阶,就算力气大一点,能够战胜儿子,但也不可能战胜儿子招揽的那两个人二年级学员啊,更没有能量遮蔽刘府祖宗祭坛的窥察。

想到这里,他心中的怒气更胜。

夜幕降临。

调查在继续进行。

每个学员都被问了三四遍各种行踪,叶青羽是被问的最多的一个,不仅仅是因为他和刘泪有仇,更因为他是所有人之中,唯一一个自始至终独行,没有证人的学员。

可自始至终,不管是刘家还是白鹿学院,都没有查出丝毫的线索。

当冒牌监察教习蓝天,浑身缠着绷带,像是一个木乃伊一样跌跌撞撞地赶来的时候,一直忍着怒火的刘元昌,终于不可遏止地爆了。

被暂时集中在帐篷之中的菜鸟学员们,整夜未眠。

半夜时分,他们听到了来自于外面的争吵和愤怒咆哮,紧接着又是恐怖的元气能量碰撞和波动,显然是有真正的元气高手在战斗,持续了很长很长的时间……

天明的时候,一位长老教习面无表情的出现,宣布试炼结束。

中午的时候,所有人都返回了鹿鸣郡城。

表面上看起来,一切都平静了。

--------

第一更

上一页 全文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