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御天神帝

临时书架
0010、不是不能而是不想
上一章 全文目录 下一页

蒋小涵在白鹿学院之中也算是女神级别的女学员之一,有无数的追求者,但是和白玉.卿比起来,那简直就是天差地远。

白鹿学院白玉.卿!

这才是真正名动鹿鸣郡城的女神。

“白师姐何出此言啊,难道你也认识叶青羽那个小杂鱼?”韩笑非微笑着道,想要化解尴尬的气氛。

白玉.卿眸光空灵,宁静如冻结的皎月,随意地瞥了一眼,并未说话。

但韩笑非却读懂了那目光之中的意思——

那是一种居高临下的不屑和鄙夷,如此理所当然地自然流露出来,他这位白鹿学院四大美男子之一,在白鹿学院第一女神的眼中,仿佛和跳蚤没有什么区别。

这让韩笑非无比愤怒。

却又无可奈何。

“呵呵,韩师弟也许还不知道,你口中的那位小杂鱼,在今日傍晚的入学考核之中,仅仅以五门考核的成绩,就跻身本届入学考核总榜前三十之位,更是被孔空大教习亲点直接进入学院,成为了有史以来第一个仅考五门,就获得入学资格的人。”

一位羽扇纶巾的贵族学员从白玉.卿身边走出来,面带微笑地道。

这话一出,韩笑非一怔,旋即意识到了什么,心中的愤怒,顿时变作难以遏制的惊愕。

而蒋小涵的脸色,也在这一瞬间,霎时巨变。

“你说什么?这怎么可能?五门成绩就已跻身新生总榜前三十,那岂不是说……”韩笑非想到了一个难以置信的解释。

“没错。”羽扇纶巾的贵族学员依旧微笑:“叶青羽的五门成绩,每一门都是就等一品……”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似乎觉得自己的言论还不够震撼,又补充了一句:“甚至有传闻说,这还是因为我们白鹿学院的考核阵法和宝器的最高探测限度只到这里,否则,叶青羽的表现可能更加恐怖,足以打破我们的认知!”

韩笑非呆住。

“这怎么可能?”蒋小涵失声大呼:“那个废物,怎么可能达到这种程度?如果他真的这么妖孽,为什么之前的四次考核,表现却那样惨淡?他……一定是作弊了!”

顿时无数道目光都集中到了她的身上。

羽扇纶巾学员脸上依旧是从容的微笑,但看着蒋小涵的目光中,却带着微微的嘲讽。

“作弊?怎么可能,白鹿学院的入学考核阵法和宝器,都是苦海境强者亲自炼制,从无失误,何况自从学院建校至今,还从未有人作弊成功过,且这几场考核,有成百上千的人围观,还有孔空大教习亲自坐镇,叶青羽只不过是一个寒门贱民而已,有什么手段可以瞒过这些?”

“既然周煜师兄断定没有作弊,那自然不是作弊。”韩笑非回过神来,面色尴尬地拱拱手。

这位羽扇纶巾的贵族学员,名叫周煜。

周煜同样出身名门,自幼博览群书,号称有过目不忘之能,读书破万卷,智计渊博,为人做事运筹帷幄滴水不漏,又精研周易卦术,据说可以洞察天机,身上有着奇妙的神秘色彩,被许多学员称之为【小天师】。

在四年级学员之中,周煜也是排名足以进入前五的风云人物,比之韩笑非地位更高。

他说的话,自然无可辩驳。

韩笑非暗中向蒋小涵使了个眼色,示意她不要再于叶青羽之事出言,被人耻笑事小,得罪了白玉.卿周煜等人可就得不偿失了。

且今晚之事,显然是自己两人消息不灵,说错了话,才成为了笑柄。

但蒋小涵一颗心,已经被这个消息震得六神无主。

她脑海之中一片空白,那一瞬间的情绪说不清楚是懊悔还是愤怒还是其它什么,总之这种爆炸般的情绪,让这个心机颇深的美丽女子,彻底忽视了韩笑非的暗示。

换做往日的她,一定会聪明地选择闭嘴,但是这一次她却似乎是失去了理智,再次大声地质问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既然没有作弊……那到底如何解释他之前四年的考核成绩?”

周煜仿佛是早就料到会有人这样问

他轻摇羽扇,招牌式地笑道:“愚人总是会被眼前之景所迷惑,智者才会看到事情的本质和真相,叶青羽之前四年的考试成绩,之所以会那么惨淡,只有一个解释——他不是不能,而是不想。”

“不想?”蒋小涵怔住。

“我猜叶青羽因为某种原因,不想进入白鹿学院,故意不通过考核,所以才会在之前的四次测试之中,表现的那么惨淡,他表现的呆呆傻傻,别人自然不会怀疑,而这一次之所以一鸣惊人,是因为他现在终于想要进入白鹿学院,所以才展露出了真正的实力。”

众人听到这里,不由得都瞠目结舌。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这个叶青羽真的是有点儿可怕。

一个人,到底对自己有多么自信,才会做出这样疯狂的选择?

连续放弃四次白鹿学院的入学考试机会,而这样的机会,对于其他无数少年少女——即便是出身于小贵族商户之家的年轻人来说,都是千载难逢的。

一时之间,原本觥筹交错极为热闹的晚宴,显得有点儿安静。

蒋小涵这时候才微微回过一点神,心中却已经掀起了滔天波澜。

这么说来,那个小时候因为掏鸟蛋而被自己视为英雄的邻家男孩,那个被自己已经判定只是一个笑话不值得关注的男孩,如今似乎已经成为了真正的英雄。

可是自己的选择却是……

在那么一瞬间,蒋小涵心中泛起了浓浓的悔意。

但是这种悔意,很快就被她强行驱散。

上一章 全文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