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妖怪茶话会

临时书架
第四十章 你在开玩笑吗?
上一章 全文目录 下一页

这是一家咖啡馆,舒缓的音乐,浓郁的咖啡香,交织出一份慵懒的惬意。/p

萧骁随着杨奕到了一个靠窗的位子,边角的绿植很好的挡住了他人的视线。/p

倒是一个谈话的好地方。/p

“这里的咖啡还不错,看看想喝什么?”杨奕眉眼含笑,看似态度亲和,却笑不入眼,言行举止中带着几分高高在上的优越感与肆意妄为的不羁。/p

这种纡尊降贵的既视感让萧骁的眉眼都不自然的抽动了一下。/p

呵呵,这家伙哪家精神病院跑出来的?/p

萧骁按了按额角,嘴角扯出了一抹笑容,“随便吧,我们并不是来喝咖啡的。”/p

“好吧。”杨奕一脸遗憾的耸耸肩,挂着迷人的笑容对漂亮的服务员小姐下了单。/p

直到服务员小姐玲珑有致的身影消失在拐角,杨奕才转过头来,双手十指交握、呈塔状放在桌面上,“那么,你想谈什么?”/p

萧骁挑了挑眉,好在他一开始就没指望对方真的是个什么阳光向上的运动青年,那双血瞳他可是印象深刻,还有现在就在他斜前方的蛊雕,也正目光不善的盯着他呢。/p

不过,显然对方的性格,比他预想中的还要不好相处。/p

而且,看样子,他跟蛊雕可是相处甚欢,这下子,事情越发麻烦了。/p

单方面的逼迫可比双方的一拍即合好处理多了。/p

萧骁抬眼向杨奕的脸上望去,目光在对方的脸上逡巡。/p

杨奕脸上一直挂着淡淡的笑意,毫不在意萧骁的打量,也不在意萧骁对于他问话的沉默,甚至于眼里还透出了几分不以为意的戏谑。/p

这是一个自信且自我的人,他意志坚定,从不为他人改变自己的看法,他野心勃勃,因为他有能力也有欲望。/p

这样的一个人,一旦认定什么,就极难改变,固执、顽固都不足以形容他,都说不撞南墙不回头,他却是撞了南墙也不回头,义无反顾的坚持着自己所认为的真理。/p

这样的人往往能力出众,却也更加的危险。因为他们极容易陷入自我臆想的极端追求中,并为此不择手段。/p

在他的眼中,结果比过程重要。/p

萧骁清楚的看到了对方眼瞳周围一圈淡淡的血痕,即使此时还并不明显,但是明明上次篮球赛的时候还没有的,那么,萧骁完全可以推测,这圈血痕是会不断扩大的,直至杨奕的的眼球变得如他身边的蛊雕一般的猩红。/p

萧骁皱起了眉头,又偏头看向蛊雕,它究竟想做什么?/p

“这是镰刀。”看到萧骁把目光转到他的身边,杨奕的神情有几分诡异,似惊讶,似愤怒,似兴奋,他的嘴角不受控制的裂开来,眼里却有抹杀意一闪而逝,眼瞳周围血痕的颜色似乎都加深了一些,但他的嘴里吐出的却是介绍的话语。/p

“我没想到,竟然还有人看得到它。”/p

“明明不是应该只有我一个人能看得到它的吗?”这句话杨奕讲得很轻,萧骁却时听得一清二楚,连带着话语里透露出来的不甘、愤怒、偏执与疯狂。/p

萧骁沉默了一会,开口却问了一个有些出乎意料的问题。/p

“它叫镰刀?”/p

杨奕有些吃惊,随即似乎觉得萧骁问了一个好问题,露出了一个爽朗的笑容,却让之前还看到他阴鸷表情的萧骁生了满身的鸡皮疙瘩,这画风变得太快,他一下子有些消化不良。/p

“是的,它是镰刀。”/p

“而我……是死神。”/p

死神的镰刀……吗?/p

真是恶俗的名字,不过,这么直接的告诉他,真的好吗?/p

这般简单粗暴的明示,是因为有依仗所以有恃无恐?还是纯粹嚣张的没边了,认为他做不了什么?/p

既然如此,他也不兜圈子了。/p

“你昨天有去过燕大西门的后巷吗?”/p

上一章 全文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