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妖怪茶话会

临时书架
第二十九章 斑鸩
上一章 全文目录 下一页

萧骁走出病房,看到了一直等在门口的林父林母。/p

苍白疲惫的脸庞上隐隐闪现着希翼之光。/p

“阿姨,叔叔,我先回去一趟。”/p

“我下午会再来的。”/p

“啊。”林父短促的应了一声,拉住了想说什么的林母。/p

“那个,萧骁……路上小心。”/p

“……下午不来也不要紧的。”林父想说什么,话在舌尖转了几圈,终是吞了回去。既然萧骁没有说,那么应该也是无能为力吧?/p

也是,还只是一个孩子,又不是学医的,怎么可能……/p

林父心里反复念叨着,却仍然无法抑制一股浓浓的失望之情涌上心头。/p

看着萧骁离开的背影,林母有些着急,“孩子她爸,你为什么拉我啊?我还没问呢?”/p

“有什么好问的?”/p

“既然人家没说,那么就是没什么办法,何必当面让人难堪?”/p

“再说,只是一个孩子啊。”/p

林母一下子萎靡了几分,是啊,还问什么呢?这不明摆的吗?/p

……/p

萧骁自然看到了林父林母的失望,他抿了抿唇,终究什么也没说,转身离开了。/p

他在考虑,是否在下午来医院之前,再去一趟香山,找鴒鴢问问?/p

同为妖怪,也许知道一点什么。/p

……/p

下午,萧骁再次来到医院。/p

嗯?萧骁脚步顿了一下,便再次恢复如常。/p

“叔叔,阿姨,你们在等我吗?”/p

是的,林蓁蓁的病房门口站着的的可不就是林父林母吗?/p

最初的惊诧过后,便有几分了然于心。/p

即使再不相信他,却仍旧不可控制的生出了几分希望吧?/p

……/p

林父林母看到萧骁真的来了,面色有些复杂。/p

早上在萧骁离去后,他们立即进了病房,担心女儿会不会出什么状况?/p

他们不知道萧骁跟蓁蓁聊了什么,除了最初的时候听到几声隐隐绰绰的尖叫后,他们便什么都没听到了。/p

最初听到熟悉的尖叫声后,他们差点就冲了进去。他们知道现在的女儿有多脆弱。/p

但是,明明手都已经放在门把手上了,却终究还是放弃了。/p

既然已经答应了萧骁,他们也想试着相信。/p

即使最后是一场空。/p

……/p

但是,步履匆匆冲进病房的他们却一下子愣住了。/p

女儿的绷带解开了?!/p

这就是林父林母现在在病房门口等着萧骁的原因。/p

他们不知道萧骁跟蓁蓁说了什么?/p

蓁蓁不说,他们自然不会逼迫。/p

但是,要知道,那张脸,自从医院宣布无能为力后,蓁蓁甚至连换绷带都不假于人手了,连他们都无法让女儿坦然解下绷带。/p

那么,这个孩子究竟是做了什么?抑或是说了什么?才能让蓁蓁放下了所有的防备,露出了最不堪也最柔软的内里?/p

光凭这一点,他们就无法抑制内心的躁动,沉寂已久、被失望浸泡腐烂的内心似乎感受到了一点点的曙光。他们迫不及待的想再见一次萧骁。/p

但是,看着缓缓向他们走来的萧骁,林父林母蠕动了一下嘴巴,却一下不知道说什么了。/p

明明该有很多想问的、很多想说的。/p

明明所有的问题、所有的想法在他们的脑子里滚了一遍又一遍的。/p

偏偏想询问的对象就在眼前,他们却什么都问不出了。/p

也许,是太过害怕了,害怕这一切都只是自己的臆想,一厢情愿的认为眼前的孩子会是他们的救星,唯恐一开口,所有的希望便犹如阳光下的泡沫,“噗~”的一声,破了。/p

所以,最终,他们也只能干巴巴的打个招呼。/p

上一章 全文目录 下一页